收纳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病友传奇红客英雄[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48:26 阅读: 来源:收纳箱厂家

出院回到学校之后,我时想起在医院的时光。

出院的时候,在走廊过道角落,“师父大侠”卓哥说道:“刘潇海,你以前游戏账号被别人‘黑了’,一气之下出了问题——现在我传给你黑客技术,希望你为网络安全做出贡献,时刻记着要遵纪守法!”

卓哥祈求道:“神啊,请您赐予刘潇海所有黑客技术!”

我感觉大脑里涌现了各种数字代码——

回到家,拿出《黑客攻防秘籍》,我顿时笑了!我精通了黑客技术,这些秘籍相当于是幼儿园的“一加一。”注册了“Odisen”到论坛上聊天,作为一个新手没有一个人理我——

根据脑海中记忆,查阅资料,准备了半个月,我在“红客网”上发表了一个帖子:“‘Sin9’第一个漏洞”,罗列了一些数据,提醒用户预防“黑客”从这个漏洞进行攻击!

帖子一出来,后面跟了一群咒骂楼主是个傻瓜、疯子的帖子!

过了三天,我发表了第二个帖子:“‘Sin9’第二个漏洞”,同样罗列了一些数据。帖子被到处转载了,后面跟了不少冷嘲热讽的帖子!

又过了三天,我接着发表了“‘Sin9’第三个漏洞。”

有人跟在后面喝彩,有人在哪里骂,你这白痴,公布了系统漏洞,不就给不法黑客指了一条渠道。

我没有理这些争吵,过了三天又发表了“‘Sin9’第四个漏洞。”

天下大乱了,网民质疑:一个“Odisen”找出了“Sin9”这么多系统漏洞,这系统安全还有没有保障?

瞬间,我名气在“红客网”迅速上升,由于敢于挑战行业权威、专利霸权,有些网客直接称我为“红客英雄!”

有人给我留言,想高价收购我剩下资料,这里面肯定有许多动机不纯的家伙。

网友Jackan笑道:Odisen,你不要太得意,你公开了漏洞!说不定人家早派了便衣杀手向你靠近了——兄弟,祝你好运!

我留了句:“多谢兄弟提醒,不过要找到我也不太容易!”

Jackan回言道:Odisen兄,我查过你的IP地址,居然是在华盛顿地区,果然是高手,不错,网跳技术果然厉害,佩服佩服!

我邮箱接到了好几封自称是软官方联要求联系的信函,有的给出了一个漏洞10万开价——看来见利忘义的卑鄙之徒还真不少!

我不会相信网上的留言,这完全是骗人的假话,到处都是黑客、病毒,随时都可能中招。

从学校请假回到资州老家,吃了晚饭之后,我来到老宅之后的山洞里面,顺着电筒灯光,我找到了那几块砖头,轻轻挪开砖头,拉出皮箱,慢慢打开,里面是一堆百元大钞和一些金银首饰——

记得当旅游局局长的老爸被“双规进去了”之后,我天天玩网络游戏,结果游戏账号被人家黑了,最可恨的是这“黑客”居然把人家的官方网站都黑了,后来我出问题进了四医院。

买了机票,我来到上海,刚下飞机我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确定是软联客服号码。服务小姐说道:Odisen先生,欢迎来到上海,我们已经派车来接你了——你在什么位置?“

我说道:“不着急!我没有通知你们,你们却知道我到了上海,证明你们监听了我手机,对于专车我可不敢享受!”

“Odisen先生,您还真幽默!”

打车来到软联(中国)总部大厦之外的广场上,我熟悉了一下环境,打车又离开了——来到几条街外的宾馆房间,躺在床上我预想着自己的计划。

第二天,我没有任何行动,关着手机在宾馆附近瞎转。

第三天傍晚,我打车来到软联(中国)总部大厦广场之外。

这时候我手机响了,一个声音说道:“Odisen先生,你还真谨慎,现在我们要下班了!基于对你身份的考虑,建议我们还是在外面谈吧!你如要到总部去谈,我们监控器会留下你的影像,万一我公司人员稍不留神,你可能马上就全球闻名了——不过也值得恭喜!”

我说道:“这也行,不过要证明你们就是软联的人,只要是外人,我敢保证什么也得不到——”

对方哈哈大笑,“Odisen先生,果然是专业人事,我已经看见你了,我马过来——”

从软联(中国)总部大厦来往的人群中,有个西装笔挺小伙子招手向我打招呼,他来到我身边,低声问道:“请问您是Odisen先生吧,我是软联的技术主管——这是我的名片!”

说完递给我一张印着软联(中国)有限公司技术主管强克正的名片,看强克正的服装也很整洁,在右边的胸口上绣着软联(中国)的标志。

强克正笑了笑,自我解释道:“我们技术总监特别要求我穿上工作服过来——要不我把工作卡也给您检查一下?”

“这当然不用了——”

过了片刻,两辆奔驰前后开了过来,强克正招呼道:“Odisen先生,这是我们技术总监法拉杜先生的车,我们上车吧!”

车门开了,一个老外走下车来,他招呼道:“哈喽,MrOdisen先生——”我上去握手,笑哈哈地喊道:“法拉杜先生您好!”

上了车,法拉杜示意司机开车,我制止道:“法拉杜先生,我们在这里谈吧!”

对于我的举动,法拉杜就不太明白了,他用英文询问了几句,我摇着头没有听懂,他对最前排的女秘书说了几句——女秘书下车朝后面的奔驰走了过去!

强克正过来了,他问了几句,给法拉杜翻译了几句——

强克正对司机说道:“司机先生,我们有重要事情谈,请你去帮我们买一些饮料!”

这显然是要支开司机——

法拉杜说了一些英文,女秘书拿出一叠资料,我将资料看了看。

强克正解释道:“Odisen先生,你能找到系统漏洞,证明我们工作还远远不够,你在签订资料转让协议之后,再也不能传播关于“Sin9”系统漏洞的讯息,并且不能将资料转让和泄露给任何他人,转让价格每一条五万元,你有多少条?”

“我带来了二十条,当然不包括以前那四条——”

“还有没有剩下的?”强克正问道。

“到时候在说——”

法拉杜向秘书点了点头,女秘书提过来一个皮箱,打开皮箱,里面全是一叠一叠的百元大钞。

强克正说道:“Odisen先生,请你把光盘或者U盘给我们吧——”

我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了一个网页留言栏,里有个附属文件包,复制下来后打开,又把名单复制到新狼一个叫妈妈咪呀邮箱里面,通过群发功能,将一个软件包分发出去——

看着我慢悠悠的动作,法拉杜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

软联(中国)总部大厦的保安看见了这两辆奔驰停了十几分钟了,他们观望商量了一下后,一个保安拿着对讲机的走了过来!

强克正立刻下车,他对保安说了几句——只要能听到谈话内容就可以直接判断法拉杜究竟是不是软联(中国)的人员,可惜没有听清他们的谈话!

强克正开门说道:“Odisen先生,这是交通要道,保安要求尽早离开,要不交警会来了!前面有一家咖啡厅,我们到哪里去谈吧——”

法拉杜点了点头,我也点了点头!

在一间咖啡店门前我们下了车,强克正带领我们来到一个静雅的包厢。

我发出去的邮件陆陆续续有了一些回来了,打开之后是加密的资料包。

法拉杜和女秘书进进出出了好多次,在女秘书拿着电话再次走进咖啡厅一瞬间,我脑中猛地嗡的一声,我靠,这次真的遇到了骗子!

白痴也知道,软联员工使用的手机是软联开发的SinTx系统,可这穿着软联工作服的女秘书居然使用AduoS2系统。

强克正发现了我神色突变,他望了眼那女秘书,顿时明白了——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说道:“Odisen先生,你该不会认为软联的员工一定要使用SinTx的手机吧,公司规定工作时候用SinTx系统的苹果手机,个人生活中可以使用自己喜欢的手机——”

凭他这迟疑一瞬间,我对他们的信任基本瓦解了,过了好一会儿,我说道:“不好意思,网络太慢了,我还是明天亲自送到你们总部吧!”

这一句让法拉杜发火了,他猛地将咖啡杯子朝地上一摔,啪的一声杯子摔得粉碎!

强克正吓得全身猛地一抖,法拉杜指着我骂了一句——英文的,没听懂!

我生气地收起电脑准备起身离开,强克正过来拉着我——

怒不可遏的法拉杜突然用撇脚的中文大声喊道:“刘潇海,你站住!”

啊,洋鬼子居然知道老子真式名字。

强克正大声斥责到:“刘潇海,你这样子东磨西磨,无非是要验证我们的身份——你自己的身份呢,这些文件是你自己写的吗?”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资料不是我写的?”我不屑地讥讽道。

强克正用英文和法拉杜交谈了几句。

“你不懂英文绝对看不懂Sin9程式,连程式都看不懂,怎么能找得出Sin9漏洞——这只能证明资料要么是人提供的、要么就是‘黑’来的!”

我顿时懵了,这些资料是“师父大侠”用特异功能传来的,至于出处也真说不清。

法拉杜说了句英文,强克正承认道:“的确我们不是软联的人——”

我冷笑了一声,低声说了句:“承认了吧!”

强克说道:“告诉你,能够在半年之内找出Sin9系统68处漏洞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不会吧,我脑海中印象也是68处!

强克正大声说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布鲁斯李——”

我问了句:“好莱坞拍的电影明星布鲁斯李?”

强克正气得脸都绿了,法拉杜哈哈大笑了起来,想必他听懂了“好莱坞”的发音。

“我靠,你还是‘红客英雄’!连‘黑客教父’布鲁斯李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们喜欢搞些什么‘地狱黑客’‘导师黑客’,我怎么去管他们!”我嘀咕了一句。

“Odisen,你形象和实际实力差得太远了——真是徒有虚名!”强克正也真不客气!

?“不相信就算了,你们不是软联的——告辞了!”我起身离开!

法拉杜大喊一声:“两百万——”

“只要不是软联的人,再多钱都不卖,即便买了也是假的!”我说道。

法拉杜走了过来,他举起大拇指赞道:“Good,Good!”

看着法拉杜露出了笑容,强克正轻松了许多。

法拉杜说了句英文,强克正翻译道:“法拉杜先生问,如果这资料主人亲自来买呢,你卖不卖?”

“强哥,大名鼎鼎的‘黑客教父’布鲁斯李远在天边,他怎么可能会来买?”

“Odisen,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在装糊涂!”

强克正说道:“Odisen,不管业务能不能做成,我们总算认识一场,看来我们处心积虑冒充软联员工还是没能忽悠到你小子——”

法拉杜对女秘书说了几句,女秘书拿出那一叠资料撕烂了,她却没有丢进垃圾桶,而是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塑料袋里。

“我们都表演累了,要不我们找地方吃一点饭?”强克正说道。

我说了句:“师父大侠传艺时嘱托,要遵纪守法、维护网络安全——”

“师父大侠——难道是武林高手?”强克正问道。

“没什么?先告辞了!”

强克正追问道:“Odisen,你还没有回答,这主人来了你卖不卖?”

“如果能证明是他的,自然奉上——”

“那你把东西拿出来吧,这东西是鲁斯李亲自指导完成的,而你眼前这位就是布鲁斯李先生!”

我靠,连这个也敢冒充,大名鼎鼎的教父黑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冒充软联公司人员来骗我的资料?

我冷冷地说了句:“久仰久仰——告辞!”

看着我不信任他,法拉杜发火了,他骂了句:“你这混蛋!”可是马上又道歉:“Sorry,sorry!”

强克正大声说道:“Odisen,谁敢用这种态度和李先生说话,他立刻会倒大霉!不怕告诉你,你能活到现在,因为你背后的师父大侠——”

“你究竟叫什么名字?”我不客气了,“你们在我邮箱和电脑里面塞满了几十种僵尸、蠕虫病毒,我难道不知道吗?”

法拉杜低着头没说话——

“我胸前别的录音笔和纽扣摄像头,作为黑客前辈你们难道会看不出来呢,你们究竟是什么目的——算了,真的告辞了!”我提着电脑再次准备离开!

法拉杜说了些英语,强克正不断翻译:“Odisen,现在我来取回我——李先生自己的东西,现在直接蓝屏Odisen电脑和手机,删除Odisen寄存在世界各地资料,立刻瘫痪‘红网’‘黑网’‘鹰网’网站——Odisen这就是惹怒‘黑客教父’的代价!”

法拉杜对着手机用英语下达了攻击指令——

我故作镇静苦笑了一下,掏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立刻黑了,心里猛地一惊,我靠,看来这次不知天高地厚真的惹到麻烦了!

我说了句:“没事,手机早就该更新换代了!”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法拉杜却露初了讥讽的神色——

我走了过去捡起手机,使劲踩了几下,把已经破烂的手机装进自己口袋,接着又把录音笔和纽扣摄像头放在地上踩了几脚,又放进自己口袋!

法拉杜偷笑了一下,他望着我手中的电脑!

我把电脑放在地上也使劲踩了几脚,然后把这垃圾装进自己的电脑包。

法拉杜再也忍不住,扑哧一笑——强克正也笑了起来!

法拉杜说了几句,强克正提着那个皮箱过来说道:“Odisen,布鲁斯李想对你说,本来我们‘黑’别人是很正常的,可是你们不应该把‘黑’来的东西到处炫耀,他本来还来想交个朋友,可是你一闹就搞黄了!他说,你能凭着记忆把这些程式写下来,几十种病毒的侵蚀下这手机和电脑居然还能使用,也证明相当又水平了,这是他的名片!”说完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又将那个皮箱递给我——

我没有去接,法拉杜笑着说了几句,强克正翻译道:“李先生随时欢迎你们光临指教,要打大DOSS也要准备超级装备噻,李先生赞助你一笔资金给你买装备——”

现在我难堪了,装清高转身离去,一毛钱都得不到,还得罪了“黑客教父”,如果伸手拿了,不就是向权威霸权低头!

我说了句:“我该如何向软联交代——”

听到翻译之后,法拉杜——布鲁斯李说了句,强克正又翻译道:“这没什么,我们就是软联委托过来的,法拉杜马上和软联(中国)执行总裁唐俊联系!”说完他对布鲁斯李点了点头。

布鲁斯李开始拨打电话,说了几句后挂了,强克正翻译着说道:“唐俊总裁马上就要过来了!”

“难道就是那个‘打工皇帝’唐俊?”

“难道软联还有其他唐俊?只要他一来,你就明白了——”

我靠,看来这个布鲁斯李是真的。

难道这就是和比尔一起创立软联的布鲁斯李。

在成功推出Sin98、Sin2000之后,关于平民是否可以免费使用争辩之后,布鲁斯李离开了软联成了专门破解Sin系统的黑客,只要新系统超过一年,他就破解,这样盗版立刻横行,这也是Sin全球流行的真正原因,全世界十几亿使用山寨版Sin系统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位黑客先驱,送给他一个“黑客教父”的称号!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黑客教父”在研究Sin系统漏洞,然后又将漏洞补丁卖给软联——这难道是戏剧中“双簧”,以黑客身份破解用山寨版迅速普及,另一方面有高价向政府、企业收取系统软件费用!

我走过去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布鲁斯李先生,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请多包含,请问你可不可以帮我签名留念!”说着我把他的那张名片递了过去——

听了翻译之后,布鲁斯李笑了,他掏出签字笔在名片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靠,我现在有了大名鼎鼎“黑客教父”的签名,真是太激动了。

大家都笑了,我说道:“感谢前辈的栽培,晚辈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前辈的期望!”

听着这一句,强克正把皮箱递了过来,我收下了,谁让他把老子的手机和电脑搞坏了!

气氛缓解之后,我们又坐下喝咖啡。

过了片刻,女秘书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布鲁斯李看了后不停点头,然后哈哈大笑,

强克正拿着那一叠资料过来了,他说道:“Odisen,这图片还真有意思——你看这妹妹是不是特别像林志玲,不知道坐在旁边位帅哥是谁?”

我靠,这不就是“师父大侠”和周小玲嘛!这群崽儿,看来开始怀疑到“师父大侠”身上了——

“Odisen,听过帅哥在病房呆过半年,据说这帅哥有个病友出院之后钻研网络技术,看来是位前途无量的高手——喂,Odisen,你认识这位高手吗?”

“强哥,你真会编故事?看那你可是没有少看武侠传奇小说——哈哈哈!”我敷衍道。

强克正把那份资料递给我,这明明就是我在医院时的监控截屏,看来他们侵入了医院网络!

强克正看着下一张资料的时候却异常激动,支吾着说道:“Odisen兄,对不起,当年黑《侠客》网站的就是我!”

“什么,原来就是你这王八蛋害得老子进医院的!”我掏出那踩坏的手机向他砸去,破损手机直接砸在他额头上,我冲上去狠狠地给了他几巴掌——

一旁的布鲁斯李有些惊诧,瞬息之手他摆了摆手,意思是你们继续吧,接着他开门出去了。

挨了几巴掌,强克正开始招架——

过了片刻,我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平静!

强克正低声说道:“当年我也沉醉于网络游戏,花了几千块钱之后还是被人‘秒杀’,后来才明白,不论你花多少钱,永远打不赢几个高手,因为他们是游戏公司的‘间谍’,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升级,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开始劝解其他网民,这客服还把我踢出局——自己偷学了一些黑客技术,可是无法攻破网络,后来我到美国留学学到了一些黑客秘籍,加入了一个黑客组织,有了高手的协助,很轻松侵入游戏网站,把客服资料改了,到最后把网站黑了——对不起,没想到会连累你!”

“难道你就是当年那个‘小强乖乖’?”我追问道。

“对,我原名叫齐冬强,到了美国留学之后加入了布鲁斯李的西盟科技公司,前一段时间发现了网上发布的资料,布鲁斯李一看顿时大怒,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中国人的我,他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根本没有泄密过呀!接着他怀疑有黑客攻击窃取了他的资料,可是想从‘黑客教父’手里‘黑’资料,这绝非泛泛之辈!他下令检查所有服务器,却没有发现任何渗透的痕迹,他自然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高手存在——打算亲自到中国来会一会这世外高手!”

我呵呵呵地偷笑道。

“李先生让手下用远程程式把你的电脑翻了个遍,发现了一些加密资料,可是这电脑里面还有不断注入的病毒——他就百思不得其解了,按理说世外高手的防护应该异常严密,可是为什么却这样轻而易举,难道这是一个陷阱?更奇怪的是,不少黑客进去之后自己的病毒没有地方放了,就把别人的病毒删除了,这样子相互删除,结果你电脑成了世界黑客较量的战场——”

“没想到还引起了大师们的关注——”我笑了!

“可是你电脑居然还可以正常使用,这不能不说一个奇迹!”

“不怕强哥笑话,小弟可以识别这些病毒,并能轻易清除,后来病毒越来越高深复杂,小弟虽然知道清除的方法,这也要花好多精力,于是没有直接危害的也就没有理他了——换句话说,我电脑可成了世界病毒库,可是相当有价值的啊!”

“看来海啸兄果然是个电脑高手——对了,布鲁斯李想请你加入他的公司,在西盟的黑客技术那可以说是世界一流,编程技术也是绝对超过软联的,比尔公司的系统漏洞补丁都是我们西盟编写的——”

“我还是个高中生,我的英语太差,想必无法在美国生活,还有我不想离开中国,这里毕竟是我们生长的地方——”

“我会把你的意思向李先生转达的!”齐东强点头说道。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那个女秘书在前面引路,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屏幕的人物出现了,我靠,果然是唐俊——他身后跟着布鲁斯李,后面有两个穿着软联服装的工作人员。

我立刻起身去迎接,唐俊笑着说道:“Odisen先生,你和布鲁斯李先生谈得还好吧!他可是软件程式的前辈啊,可是我们的偶像和楷模啊!”

“刚才得到李先生的指导,我这个晚辈可是受益良多——”我笑着说道。

布鲁斯李露出笑容不断点头!

我低声说道:“对不起,唐总,刚才我不小心把那些资料弄丢了!”

唐俊笑着说道:“没关系,这资料嘛都是人写的嘛!对了,刚才比尔总裁指示我,想邀请Odisen先生加入我们软联——”说着拿出一个金红色的写着“聘”的证书!

布鲁斯李一看脸色大变,他向齐东强递了一眼神。

齐东强大声说道:“唐总,你当着布鲁斯李的面来挖我们西盟的人才,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什么,你们西盟的人?”唐俊一脸尴尬!

“Odisen现在已经是布鲁斯李先生的关门弟子了,你们还是不要再打这主意了!”齐东强说道。

“对不起,我们不知道,真的不好意思——”唐俊立刻把聘书递还给身边的秘书,他笑着说道:“恭喜Odisen先生加盟西盟,恭喜布鲁斯李先生获得了这样的高徒!”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事先通知你们——”强克正说道。

虽然布鲁斯李不一定听懂了这些中文谈话,但从各自的表情肯定看明白了!

唐俊向布鲁斯李说了几句道歉的话,然后用中文对齐东强说道:“可是我怎么向比尔先生交代,还有软联来了一群新闻记者这又该如何打发?”

“这简单,难道比尔总裁还会不给李先生面子——”齐东强转身向布鲁斯李说了几句。

布鲁斯李对唐俊说了几句,唐俊笑了笑,说道:“这样最好——这样吧,今天我们软联请客,这么晚了还没有吃晚饭,走,我们到迎宾来去聚一聚!”

唐俊招呼大家出发,在走廊里,唐俊嘀咕了一句:“本来想请你们来试探究竟,结果却被你们捷足先登——果然厉害!”

第二天,各大报刊上刊发了一份“黑客教父”亲笔签发的处罚文件:我公司员工Odisen先生,私自将公司机密文件拆分在“红网”上发布,此行为严重违反公司管理规定,造成了严重后果,现在决定对Odisen先生进行停止工作半年的处罚决定,扣除半年薪资,由高级程序员降级为见习程序员,对造成严重后果的软联公司表示深刻歉意,并对比尔先生表示致以最诚挚的歉意!署名:布鲁斯李

这新闻一出来,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首先确定了Odisen是“黑客教父”的员工,证实了“黑客教父”居然在研究“Sin9系统”漏洞,关键是引起了无数网民的推测,由于“红网”发表了Odisen的帖子遭到了“黑客教父”组织的报复,被攻击瘫痪了三小时,其他的“黑网”“鹰网”同样受到牵连被瘫痪——

无数网民心目中的“红客英雄”形象顿时崩溃了,所有人都在骂这Odisen王八蛋居然欺骗了自己的感情——

在处于互联网技术弱势的我们,太需要扭转乾坤的“英雄”人物了!

可是资深网民Jackan却在恢复“红网”上发表帖子说道:据我所知,Odisen经常会使用西部方言,证明他就是西部人士,还有他英语水平比较差,他还曾经让我帮他翻译了一些英文资料,他曾亲自告诉过我,我从来没有出国过,试想这这怎么可能会是美国西盟的员工,我个人估计完全是有可能软联绝对无法下台收场,于是去把黑客教父请出来了——试想黑客老前辈出来说话了,我们这些小虾米还敢说些什么!

这帖子后面立刻跟了不少赞同的帖子——

可是过了半天,这些帖子都被网管删除了,谁还敢去惹“黑客教父”难道还想要瘫痪网络啊!

直到某一天,下午放学之后,奇东强出现在了校门口,他说道:“布鲁斯李也来锦都了,他想会一会师父大侠!”不会吧,这个“黑客教父”究竟想找“师父大侠”什么麻烦,我一定要通知“师父大侠”,我想要叫喊,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心里一激动,感觉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迅猛爬起来大声喊道:“师父大侠,你要小心,有人对你不利!”

我抬头一看,只见前面病床上一个穿着病服的男子高声叫道:“我乃蜀山派掌门卓不凡是也,是那个乌龟王八蛋把我的徒儿害得这样疯疯癫癫的,有种出来单挑!”

锁着铁门的走廊之外,一个声音高声喊道:“糟了,又发作了,刘燕全去通知其他护士!”

我靠,原来是我在做梦,哎,我还是一个住院的“疯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