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万多宗农房被拆无补偿群众为啥没意见【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2:22:41 阅读: 来源:收纳箱厂家

在农村,有两件事做不得:一是挖人祖坟,二是拆人房子。不然,就算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急红眼。

在江西省余江县农村,拆房这事却让众人叫好。从2015年8月起,全县1040个自然村陆续宅改,清退多占宅基地、拆除旧房舍,不到两年时间退出宅基地27530宗3788亩。

有人说,城里拆房动辄赔几十万上百万元,农村房子再不值钱,退了这么大面积,政府肯定赔不少!

这个还真没有。余江县财政直接用于宅改的资金仅4500余万元,平均到每个自然村不过4万多元,主要用于建筑垃圾清运。22299宗2887亩更是属于无偿退出,也就是说,不仅拆了房,还不用补偿。

看似难以理解的现象背后,到底有何玄机?且听眼哥慢慢道来。

(图为洪湖乡东阳村西杨小组宅基地集中连片拆除)

为啥改――子孙后代要吃饭

建房20多年之后,阳光终于照了进来。平定乡沙溪村,张文忠一家头一次发现,屋里的世界原来也可以这么亮堂。

以前的日子,着实过得憋屈。当年建新房,几乎每块砖、每片瓦,都得靠人手抬肩扛。不是没有工具,而是没有能通车的路,想进也进不来。前面一栋旧房,已经空了近30年,却把张文忠的房子挡得严严实实。在自家做个饭也不容易,去趟厨房得从别人家门前过,钻五六米长的巷子。最宽的地方不到一米,最窄的地方不足半米。

办法不是没想过,邻居也都是叔伯兄弟,可问题就是解决不了。农村人念旧,横竖都是祖上留下的,再破再烂也是个念想,给多少钱都不卖不换。

在余江县的不少村庄,都有类似问题。据余江县国土局统计,全县农村宅基地9.24万宗,其中闲置房屋2.3万栋,危房8300栋,倒塌房屋7200栋。

破败的老屋或散布各处,或集中连片,占据了村庄的大量空间。牛棚、猪圈、露天厕所,零零星星填满了整个村庄。脏、乱、差,成为村庄环境的真实写照。村庄不论大小,几乎找不出真正的路。南方又多雨,村里常年泥泞不堪,村民进出只能穿高筒雨靴。

在人多地少的平原地区,因为无新宅基地可批,农民就私下交易,价格炒到5万多元,买都买不起。实在没辙,部分农民打起了自家粮田的主意。没几年工夫,房越来越多,田越来越少。

杨溪乡江背村,总共1300亩粮田,人均不过八分地,光盖房子就占掉了七八十亩。村民也愁:这样下去,子孙后代靠什么吃饭?

不仅如此,涉宅基地的矛盾纠纷频发。江背村有一户人家,亲兄弟俩为了几十平方米的地方大打出手,最终酿成一人死亡的惨剧。活着的,坐牢的坐牢,不坐牢的也逃离了这个伤心地,原本热闹的宅院没了生气,多年来一直荒废。

在一些村庄,干群关系长年紧张,背后也有宅基地的影子。一户多宅、多占宅基地的,往往在村里也有钱有势。这种不公平现象长期存在,很容易导致群众对干部不信任。

弊端沉积,宅基地制度改革,已是箭在弦上。

(图为村民事务理事会成员酝酿宅改办法和制度)

怎么改――村民做主,不偏不倚

中童镇坂上潘家村,26年没开成过一次村民大会。村里两派相争,势同水火,只要开会就打架。有位县领导曾言:这个村,得专门设个派出所来管。

在新疆做生意的潘良胜,受邀回村主持宅改。头一件事,就是开村民大会。没成想,凡是在家的人85%以上都来了,而且都赞成宅改,没吵也没闹。

潘良胜总结,事成不成,得看群众信不信你。“群众会打算盘,我长年不在家,跟哪一派都不沾,在村里也没啥利益牵扯,干这事不光没钱赚,还得自己贴钱。”

在余江县委书记路文革看来,群众路线是余江宅改的核心理念。“村里的事村民办,让村民做主,靠协商解决问题,这样才最彻底。”

余江县在各村遴选有声望、处事公正的党员干部、乡贤能人、村民代表组成村民事务理事会,并赋予其宅基地分配、收益分配、农民抵押贷款等12项权力、15项职责。宅基地怎么退,县和乡镇不拿意见,全由理事会定夺。理事会成员只做事,不拿一分钱报酬。

政府也没闲着。县里筹资2000余万元,为1040个自然村编制村庄规划。县乡两级大张旗鼓搞评比、表彰,让理事会成员和支持宅改的村民有荣誉感。县乡党委政府做后盾,让理事会敢承诺、能兑现承诺。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论是农民还是城里人,都是一样的。多数村民并不反对宅改,但心里有顾虑,怕不公平,怕有头无尾。

余江县国土局局长蔡国华下乡时,有位80多岁的老太太看他像个“管事的”,便冲着他喊:“你拆我家的房子不打紧,但是要一直拆下去,不然我肯定要骂你!”

一些村庄宅改遇阻,既有村情复杂、思想不通等原因,更有长期存在的基层治理顽疾。但难题并非无解,办法归结为12个字――党员干部带头,公平公开公正。

“一个号令”“一把尺子”,余江县按照“一户一宅,面积法定”原则,坚决清退多占。对历史形成的超面积多占、且确实无法退出的,一律由村集体按照有偿使用的原则自行收费调整。党员干部、村民理事会成员带头退出多占宅基地,为村里做实事办好事。

在东阳王家村,理事会第一次开会,没一个人作声。86岁的老党员王怀达不是村两委成员,也不是理事会成员,当天只是列席会议。虽然耳朵听不见,可他心里亮堂。“这个事极好啊,政府还帮着搞建设,先拆我家的。”

王家村宅改困局迎刃而解,现在已经拆了65栋房子。

快捷彩票

剑决天下

恶魔猎手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