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漫画不再是中国领导人形象禁地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4:29 阅读: 来源:收纳箱厂家

这位头发灰白的七旬老人,用细腻而夸张的笔触,勾勒出“又帅又萌”的5幅新中国国家领导人肖像漫画。4月29日,国家领导人漫画像亮相杭州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立即引起了不少媒体和观众的注意。

而在今年2月份,千龙网在《习主席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的综述新闻中,率先发布了习近平主席的漫画形象。习近平以卡通形象出现,被媒体解读为是国家领导人首次以动漫卡通人物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5月1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朱自尊先生详细解密了这组漫画出炉、上展的过程,以及对画作的解读和思考。

在朱自尊的手绘漫画中,邓小平怀抱着黑白两只萌猫,胡锦涛笑呵呵地挥拍打乒乓,江泽民戴着超大的方框眼镜,伸出三个指头跷成“OK”,而习近平则提着大铁笼子,象征权力的印章被紧关其内。

5幅国家领导人的肖像漫画形象,令网友耳目一新。亲民、传神、萌翻了……这些成了网友评价的高频词。业内人士称,这次亮相,是国家领导人肖像漫画出现在大型实体展览的首次尝试。

杭州国际动漫节是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已被列为中国《国家“十二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重点支持文化会展项目、“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平台。

透过装帧精致的画册,有专家看出了更为深远的影响:领导人形象的漫画展现方式,传递出政治传播方式的悄然转变。事实上,在当今的中国,政治漫画已不再是中国领导人形象传播的禁地。

领导人“走进”漫画更自信

走红的领导人漫画,诞生于浙江嘉兴西北部一所民宅的书房里。退休前,朱自尊先生从事过平面设计工作;退休后才闯入肖像漫画领域,拾笔耕耘十年,成作300余幅,多次在国内外获奖。

书房墙壁上,贴着其本人最得意的作品——《伏尔加纤夫》,漫画原型依托俄国画家列宾名作。原作中的纤夫,被俄罗斯、苏联几代领导人头像所替换,普京最前,列宁最后。他们面容凝重、衣衫褴褛,拉着一条叫阿芙勒号的船。

“刚开始画漫画,笔端的领导人形象都是国外的,有萨达姆、阿拉法特,他们都还在。”此后,在这间书房里,他还绘制过奥巴马、米歇尔等“洋气”十足的国际政坛明星及伴侣,但均不如这次画新中国历任国家领导人的反响来得更为强烈。

夸张笔触中透着很“萌”的幽默,对于中国网友而言,这组领导人漫画实在是太新鲜了。大家都开始好奇,是谁创作了这组漫画?有没有官方释放的积极信号?

作品走红时,朱自尊在哪儿?作为嘉宾,他就在杭州动漫节会场,但由于没法上网,按键手机又出故障,这位当事人最晚得知消息,还是被别人转告的。

朱自尊一脸平静地说,这可不是第一次走红了。平日,他像年轻人一样刷微博,自己的画作也贴在上面。今年2月份,新浪微博“头条新闻”就把他此前零散发布的领导人漫画打包整理后重新发布,火了一把。当时连任志强等名人都纷纷转发。

此前,千龙网发布了“习主席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的图表新闻。图表中首次出现的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漫画,被舆论解读为“官媒首次公布习近平的漫画形象”。时隔一周,总理李克强的官方版漫画诞生。中国政府网发布一组名为《图解2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图片新闻,开头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漫画。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曾表示,这样的漫画打破了领导人给大家的神秘感,这是中国社会更自信和更开放的一种表现。

领导人公众形象的悄然变化,甚至还可追溯到2013年10月。在一则动漫视频《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中,习近平以卡通形象出现。这是中国的国家领导人首次以动漫卡通人物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整个视频署名“复兴路上工作室”,制作团队背景引发各界猜测。

过去有过领导人的肖像漫画

朱自尊记忆里,传统媒体上的新中国领导人漫画形象极少。他补充说,他还见过胡耀邦、朱镕基等人漫画,但如今已记不清出处。而推动他自己动笔去画的,则是一次奥运前的约稿。一家文化公司想出本各国领导人做某一项运动的漫画。他画了打乒乓球的胡锦涛。但后来对方出版计划泡汤。

2009年前后,嘉善举办一个中日韩三国美术作品联展。朱自尊将胡锦涛打乒乓球漫画送去参展。结果发现,这幅画只在预展时展出,正式展览时却被撤下。当地文化部门一名公务员对他说,画是好画,但目前展出时机尚未成熟。

即使这次,五幅领导人漫画也只在首日进行了展出。

杭州动漫节开幕次日,记者赶到会场时,发现这组漫画已经结束展出。有志愿者发现,前一天还在现场出售的本届漫画画册集也没了。而在网上热传的漫画照片,就来自这本画册的翻拍。

“领袖平民化,是社会的进步”

这似乎并未影响朱自尊对创作国内政治人物漫画的热情,他花很长时间,闷坐书房,去研究每一代国家领导人的言行举止、肢体动作、面部表情甚至治国理念。

他发现,江泽民出现在公共场合的照片中,总喜欢抱着胳膊。所以在形象设计时,他采用了这个姿势。在书房的电脑中,存有他300多幅作品的电子版。放大数倍后,习近平的目光中透着威严,朱自尊说这源自自己的观察与理解,他要表现习主席反腐的铁腕与决心。

就在杭州动漫展开放前的4天,千龙网再次创作发布动漫版图表新闻《欧洲的“习近平时间”》,并创作发布了习近平主席夫人彭丽媛陪同出访的漫画形象。

对普通公众而言,国家领导人多少都带有神秘感,但业内人士认为,漫画形式则大大减少了这样的神秘感。用朱自尊的话说,“领袖平民化,是社会的进步。”他想要让领导人更亲民,同时拓宽人物肖像的题材领域。

他对此相当笃定,“要说再倒回过来,不许领导人肖像漫画出现,我觉得不大可能。”

对话朱自尊

领导人漫画集体展出还是首次动漫节组委会选中了这5幅漫画

记者:在杭州国际动漫节上,您的领导人肖像漫画相当火,出乎您的预料吗?

朱自尊:这是预想不到的。我在杭州参会期间上不了网,不知道。前两天还是组委会告诉我,说这些画作火了。

记者:此前也有领导人漫画零星出现,包括这5幅参展漫画,据我所知今年2月已经在微博上火过一把,但远没有这次关注度之高。您个人认为是什么原因?

朱自尊:在国内,国家领导人的肖像漫画很少出现在传统媒体及大型展览中,但也有,比如1986年上海《解放日报》刊登的邓小平打桥牌漫画,我还见过胡耀邦、朱镕基等人漫画。但这次,领导人漫画“集体”出现在大型实体展览中,应该算首次。

记者:画作是如何出现在展会上的,大家都在猜测是否有官方背景推动?

朱自尊:很巧,今年动漫节组委会想增加人气,就在动画之外搞一个漫画展,其中一个区域就是肖像漫画展,有4名画家的上百幅作品。我当时提供了70多幅,其中就有5幅领导人的漫画。

记者:组委会一下就选中了?

朱自尊:我跟他们说,在海盐县张乐平纪念馆已经展出过我的这些领导人漫画,展览是政府办的,你们是否也可以考虑一下?对方也认为,既然官方机构已经展出过,这些漫画又可以形成亮点,聚集人气,是件好事。最后组委会筛选出近40幅里就包括这5幅,还制成了画册。网上的图,就是从现场画册上翻拍的。

“漫画家这个回避那个也回避,还能画什么?”

记者:之前创作这组领导人漫画,是有接到任务还是个人自发的?

朱自尊:就是个人兴趣,自由创作。(顿了一下,笑)倒是画明星漫画是有任务的,都是杂志来约稿。

记者:您个人偏好政治人物题材?

朱自尊:对,我喜欢政治题材,喜欢画头面人物的肖像漫画。因为这些国家领导人就记录在历史上,不会消失掉。我这个年纪了,希望能画一些传下去的作品。

记者:可很多艺术创作其实会回避这个题材?

朱自尊:2004年,我退休后刚接触肖像漫画时,画的也全是普京、阿拉法特等外国领导人。有朋友多年前就建议我画国内领导人的漫画。他们分析:即使现在形势不具备出版发表的条件,但今后肯定是要行的。

我自己心里也有这个念想:画了这么多国外的领导人,为什么不能画国内的?为什么要主动回避这个题材呢?漫画家这个回避那个也回避,还能画什么?

记者:五幅作品是同一时期创作的吗,构思时就想画一组?

朱自尊:不是,最早画的是胡锦涛,邓小平与江泽民几乎是同一时期画的,后来是毛泽东,最近是习近平。

开始的契机出现在奥运会前,有家文化公司筹备出版一本各国领导人从事某项体育运动的画册,向我约稿。我就画了这幅胡锦涛打乒乓球的漫画。对方很满意,但后来画册的出版计划泡汤了。

记者:白画了?

朱自尊:我四处投稿,也参加一些展览。2011年浙江省漫画家协会搞了一个肖像漫画联展,我的这幅作品在杭州展出,此后在浙江各地巡展。

“创作要根据国情,还有审美考虑”

记者:网友评价这五幅漫画刻画“传神”,事先进行过哪些研究?

朱自尊:领导人漫画并不比其他人难画。他们都是有特点的,我要做的就是对着照片、资料等进行观察研究。让人家一看就很熟悉,才会认可。

记者:同此前官方发布领导人漫画相比,你的创作有哪些突破?

朱自尊:脸部多少都会变形扩张,对细节进行夸张。但我画国外的领导人还要夸张一些,画国内的已经收敛了。创作要根据国情,还有审美考虑。我的宗旨是肖像漫画夸张变形不可怕,要做到可爱,笔触细腻。

记者:所以有网友说,你画的领导人很萌。

朱自尊:你们青年人怎么解释这个“萌”?是时髦吗?

记者:应该含有可爱的意思。

朱自尊:那就是卡哇伊(可爱)?我的漫画尽量画得比较亲民、可爱一些。

记者:创作一幅需要多久?

朱自尊:手绘九到十天。

记者:设想一下,领导人会看到你所作的漫画像吗?

朱自尊:不清楚,但这次应该知道了吧,即使他们不知道,应该还会有人说的吧。

记者:如何看待这些漫画给您本人带来的关注度?

朱自尊:庆丰包子不就是一个包子铺嘛,因为习近平主席去过,它就跟着火了;我这也一样,只是一个漫画作者,因为画了习近平,所以这会儿算走红了(大笑)。

“这是一件好事,再倒回来不可能”

记者:艺术创作与政治之间需要权衡吗?比如夸张的表现手法与塑造领导人形象的尺度之间?

朱自尊:如果说肖像漫画要不夸张、形象正面伟大,已经有许多人画过,我们漫画人用不着凑热闹。漫画人就是要幽默,让读者喜闻乐见,看一下,乐一下。

有一个漫友的说法,我是比较认可的,那就是“不歌颂也不批判”,做到中性,让领导人以比较亲民的形象出现。歌颂类的不是漫画,是宣传画。我们漫画人也是不高兴这么画的。

记者:在您的经历中,官方或媒介对领导人漫画的接受过程有变化吗?

朱自尊:以胡锦涛的漫画为例,我在2008年开始就给很多刊物投稿,杳无音信,人家都不敢发表。后来唯有福建一家叫《青年博览》的杂志给刊登了。

事后,我问人家编辑,有没有事?怕给对方带来困扰;不过那名编辑语气很轻松,说没有事,以后还要发。即使在2011年那次在杭州展览中,当时主办方为民营文化公司,老板也还是谨慎的,展前就问我有没有媒体发表过。

今年2月,这组漫画在微博上火了以后,嘉兴当地媒体来采访,在我看来,画领导人漫画这事能成为新闻,算是突破吧。不过,传统媒体的记者在翻拍电子稿时,还是有顾虑,有部分画作并未传播。

记者:发表不顺利,会受困扰吗?

朱自尊:没有。创作每一幅时,我都有这样一个心态:希望领导人漫画能登上媒体,而不光只是民间在突破。3月26日,在海盐参展时,我希望把领导人漫画展出,也担心过对方会为难,但当地广电文化局、文联等体制内的领导也说可以的,没问题。当时这几幅作品就放在前言后的第一部分展出,反响还不错。

记者:您自己怎么评价画作这次出现在国际动漫节上?

朱自尊:这是一件好事。今后肯定会朝着开明自信的方向走,要说再倒回过来,不许领导人肖像漫画出现,我觉得不大可能。(北京青年报,记者 孙静)

海南定做西装

廊坊制作职业装

中山制作职业装

北镇工作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