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异怪谈之女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4:55 阅读: 来源:收纳箱厂家

1

阴暗的会场里,一条发黄的白绫悬空而下,在昏黄的夜色里飘来荡去,格外的诡异。

许风吃了一惊,怎么自己才上了一趟厕所,片场就多了这样一条阴森的装饰品。

一旁的导演先是阴沉着脸问,这是谁的恶作剧?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出来,面部的肌肉跟着剧烈抖动,昭示着恐惧和愤怒。

也难怪,开拍不过一个月,怪事一件接着一件,先是门口被人放了两对死人时用的纸人,后来又有人泼了满墙的狗血,再然后,就是这条白绫。

事情越发怪异,会场似被一只无形之手罩着,压得不能呼吸,即便一个轻微的咳嗽,也让人胆战心寒。

许风静静地走到墙角坐下,那条白绫在他头上晃来晃去,末端仿佛系着个吐着长舌的女鬼,不停向他翻着白眼。

许风心纠紧了,身边的苏娜半抱着胸,夹烟的手指停在半空,冷冷地说,“也不知是谁惹了这些东西,现在来报复。”

许风用眼白扫了她一眼,疯子!

苏娜是疯子,不过也是个美丽的疯子,疯的狂野,疯的让人着迷,所以许风一眼移到苏娜的腰下,便再也没有离开。

片场散了后,苏娜跳上许风的车,去了郊外。

深郊慌夜,正适合寂寞的男女,苏娜坐在他身上,不住地喘息,五脏六腑里的灼热随着这简单而反复的节奏和动作化为乌有。

苏娜终于喘气如云了,抚着许风胸口娇滴滴地说,“我白天似乎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看到什么?”

“女鬼!”她低低吐出两个阴森的字眼。

许风愣了一下,他说,“神经!”

苏娜笑了,手指又顺势游移到摸索他的“着火点”,翻到他身上,“我就是神经。”头顶两个白嫩的桃子跟着呼吸抖动,许风却突然没了兴致,望着车窗,想起张可。

张可,现在应该在阴间做吊死鬼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鬼故事分页: 1 2 3 4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