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以信相托流转双赢探访无锡桃园村土地信托流转坛丝韭

发布时间:2020-10-18 19:03:08 阅读: 来源:收纳箱厂家

以信相托流转双赢——探访无锡桃园村土地信托流转

编者按:土地规模化经营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大势所趋,但怎么做却是一个大问题。政府财政压力大、农民积极性不高、土地流转不规范导致纠纷,当这些困境一一摆在地方政府面前,怎样为土地流转找到一个适合的途径?在城镇化加速带来的农地抛荒、种植断代等背景下,如何重新释放巨大的土地价值,同时保障农民的利益?江苏省无锡市阳山镇桃园村通过土地信托流转进行了尝试。

1.桃农断代水蜜桃大镇谋出路

深秋的十一月初,记者走进江苏无锡市阳山镇。道路两旁桃树林立,一排排挺立着茁壮的身姿。

阳山镇种植水蜜桃已有近七十年的历史,水蜜桃是当地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也是阳山农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前几年,随着行情越来越好,水蜜桃单个价格从几块钱涨到了十几块甚至几十块,但是种桃树的人却越来越少了,土地大量闲置撂荒,阳山水蜜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断代现象”。“虽然种桃树收入高,但是比较辛苦,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都是年纪大的人在家里干农活。”镇农办主任倪俊介绍说。

由于桃农断层,劳动力不足,阳山镇两万亩桃树的更新换代也面临着巨大难题。桃树生长有周期性,到了第十四、十五年后就不能挂果了。“一些周边的村镇看到了阳山水蜜桃的品牌效益,也纷纷扩大了桃树的种植面积,有的甚至比我们的规模还大。他们的桃子挂上阳山的品牌卖出了高价,对我们自己品牌带来的冲击很大。”倪俊说。

鉴于这些问题,阳山镇党委政府通过调查研究,想到了通过土地流转开展适度规模经营,解决水蜜桃种植面临的这两大难题。“当时很多村子都参与了土地流转,桃园村就是其中之一。”倪俊说。

桃园村是阳山镇的产桃大村,共有4900亩耕地,其中有一片180亩的临河低洼地位于六个村民小组的边界,田里桃树树龄老化,由于长期疏于管理,效益也比较差。当时村里的桃农曾向村委会反映:自己年纪大种不了那么多土地,交给外来桃农又产生过很多纠纷,干脆就流转到村里帮忙想想办法吧!可是,把土地集中起来容易,以什么样的方式、交给谁去经营却是一个伤脑筋的大问题。

2013年9月,北京信托公司找到了桃园村,这让一筹莫展的村委会负责人眼前一亮。他们意识到,把流转的土地交给专业的信托公司经营管理也许可以解决目前的难题。

“当时我们看到信托行业面临一个转型的需要,我们公司也在主推业务创新,想找一些地方做试点。阳山镇是我们做传统业务比较多的地方,对当地情况有一定了解。”北京信托公司桃园村项目的负责人沈佳迪告诉记者。

一边是村民想把土地流转到村里,村里要找合适的组织经营,另一边北京信托想找块地搞试点。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开始了长达两个月左右的项目筹备阶段。

2.土地信托盘活土地资源价值

到底什么是土地信托?沈佳迪向记者做了简单的解释:土地信托实际上是把土地经营权分离出来并委托给信托公司进行专业化管理,这样一来,农民手中的土地就变成了一种收益凭证,信托公司按照一定的时间和比例向农民返还收益。通过这种方式,农村中大量的闲置土地就可以集中起来,以达到盘活土地资源价值的目的。

“信托公司相对于桃园村委托流转土地的农民来说,是受托方。与此同时,我们又把土地委托给了灵俊水蜜桃合作社种植。在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原本打算给予灵俊水蜜桃合作社一些资金上的支持,可是他们并不需要。于是,我们就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土地开发方面的建议;到了桃树结果的时候,我们还会派当地专业的审计师、会计师对合作社的账目进行审计,保证流转土地的农民能拿到增值收益。如果没有信托公司作为保障机制,可能就会出现一些不规范的现象。”沈佳迪说。

在项目开始筹备的时候,怎么把专业性很强的信托原理以浅显易懂的方式讲给村民听是比较费脑筋的事情。参与了项目实施整个过程的倪俊向记者作了解释:“从村民的角度,他最关心的是参与这个项目对我有什么好处?所以我们在做工作的时候,一方面是让老百姓知道信托是怎么回事、如何操作,另一方面还要给村民讲清楚这样做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收益。最后再通过村民代表会议来决定方案。”

经过一番努力,238户人家最终只有5户不同意。桃园村书记周建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这种新型土地流转模式,农民不理解、不相信也是正常的。同意流转的村民有的一开始也有想法,但是随着后来收益逐步发放下去,他们也打消了顾虑。”最后,桃园村通过土地置换,将同意参与土地信托的233户人家的150亩土地连片集中到一起,不同意的土地置换到边界。

解决了村民心里的疑虑,下一步就是定价和利润分配的问题。“老百姓肯定想的是越高越好,一开始谈的是每亩1200元左右流转费,村民不太满意,最后固定到1700元。”倪俊说。

沈佳迪坦言,由于之前没有先例,北京信托公司在设计分配方案时也考虑了很多因素:“以前的土地流转经常采用的是固定的流转费。但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土地的收益是逐渐增加的。如果始终给农民一个比较低的基本收入实际上是不公平的。”因此,信托公司设计了这样一个方案:流转土地的桃园村村民从信托公司获取每年每亩1700元固定收入。由于桃树的前六年为生长期,基本没有效益。从第七年起,村民将分得水蜜桃收益的20%,剩下的除少部分比例交给信托公司,其余的全部归承包土地的灵俊水蜜桃合作社所有。

随后,阳山镇政府出面与北京信托公司就项目细节设计展开了多次商谈。桃园村233家农户自愿以承包地股权入股成立了桃园土地股份合作社。2013年11月7日,北京信托公司与桃园土地股份合作社签约,与此同时将158亩流转土地交给当地灵俊水蜜桃种植专业合作社经营种植。至此,阳山镇桃园村土地流转信托项目正式落地。

3.种植合作社目前收支持平

从项目建立至今两年过去了,曾经树老人乏,青黄不接的阳山水蜜桃怎么样了?

桃园村的王惠明老人今年六十岁,由于家里唯一的女儿出嫁不在身边,平时只有老两口在田里干农活。两年前,他用家里的闲置土地参与了村里的土地流转信托项目,不久后又回到了种植社里参与水蜜桃种植。种了三十几年桃树的他提起这个项目就打开了话匣子:“以前我们手里只有两三亩地,成不了规模,如今我们夫妻俩管理着十多亩地。现在我们有五亩多桃树已经挂果了,按照往年成年桃树2万/亩的行情,今年收益还是很满意的。”

灵俊水蜜桃合作社负责人王延俊告诉记者,像王惠明这样的种植工人在他们合作社就有二十几个:“种植水蜜桃的专业性非常强,水蜜桃又是我们阳山的特色,所以我们在请种植工人时首先考虑的就是村上的这些流转土地的农户。当地百姓本来就有自己的口粮田,空闲的时候来我这里管理桃树,一年下来收入也有两三万,比之前自己单打独斗收益就高多了。”

谈起目前合作社的收益,王延俊一贯沉稳内敛的目光里透出几分自信:“我们的销售渠道大部分都是杭州、上海等大城市的超市,销售这一块我们是有保障的。只要种好,桃子就卖得掉。”他还提到,今年是合作的第二年,按照水蜜桃的生长周期规律本来应该没有产出。但是有几十亩地在与农户交接时已经有多年生的桃树了,今年达到了1万箱左右销量,纯收益在50万元左右,除去前期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收益基本持平。

虽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合作社运转情况良好,农民每年1700元/亩的固定收益也全部及时发放。但是作为专业的水蜜桃种植经营者,王延俊还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资金都投在了基础设施方面,但这些都是一次性的投入,两三年以后就结束了,以后更多的就是人工的费用。等基础设施都完善之后,我们打算多采用排灌、耕作机等农机具,实现规模化和机械化,尽量少用人工。因此我们希望政府在政策方面扶持力度再大一点,看看能不能在农机等方面申请到扶持资金。今后有好的技术,可以多给我们推广。”王延俊说。

记者手记

在探索中实现突破

土地信托模式是否适用于其他地方?是否值得大面积推广?通过桃园村的这次小规模“试验”,恐怕还不能断言。但是,从项目筹备到运行的两年时间,资金运转良好,不但水蜜桃种植效益明显提升,还得到了农民的肯定,相比于一些开始时规模庞大,后期却进行不下去的土地信托项目来说,桃园村项目带给我们的经验和启示是值得思考和借鉴的。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最大的感受就是,只有充分遵循市场规律,尊重农民的意愿,才能让土地信托流转模式健康有序地发展起来,真正为农民办好事。信托机制的引入为土地流转提供了一个新平台,更重要的是,信托公司丰富的社会资源与专业化的管理机制保障了土地流转各个环节间的规范运行,进而为后续的经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桃园村的角度看,实施项目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农民种桃的难题,当地政府并没有简单地替农民做决定,而是真正让农民参与进来,自己做主。

如今,围绕土地流转的方式问题,各地都在探索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虽然此次桃园村项目涉及的土地面积只有一百多亩,但是在新生事物的试验初期不操之过急,不盲目追求大规模,也不失为一种智慧。对于土地信托模式而言,未来需要探索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但只要脚踏实地谨慎前行,在探索中不断突破,谁说今天的一小步不会成为未来的一大步呢?

癫痫病专科医院

宁波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医院最好

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西安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

相关阅读